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荡红尘-此刻零度

生活可以五颜六色,但绝对不能乱七八糟!

 
 
 

日志

 
 

原来你也在上海[转载]  

2008-06-07 07:01:15|  分类: 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玻璃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梅松的样子,梅松烫了头,很薄的嘴唇,在春天的阳光下显得很清凉。

  那时一中极少有人烫头,但李班主任领来的这个上海女孩子是烫了头的。后来玻璃知道那叫冷烫,可以不打任何东西依然有卷。她穿格子裙,有泡泡袖的白衬衣,这和那些整天灰头土脸的女生简直是天壤之别。

  玻璃的心微微有些颤抖,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春天的天气好?鸟在叫着,花在香着,一切有条不紊地春天着。

  多年后玻璃看过一句话,其实少男和少女怀春的刹那是一辈子也难以忘记的。用一句诗人的话说,玻璃闻到了花香,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他春心萌动了。

  其实他只是个很一般的男生,但他固执地喜欢上这个洋气的女生并且一厢情愿地认为梅松也应该喜欢他。

  事实上远非如此。

  梅松根本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她不过是来乡下补习一年,明年还要回上海考学的,之所以来乡下,原因不清。后来听说是梅松早恋了,在那边不好交代,所以,躲了个清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应该早恋的。

  她真是漂亮,那漂亮像一种很厉害的武器一样,她路过长安身边时,空气中传来很凌厉的声音。玻璃迷恋这刺激的声音。

  他暗恋了,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从梅松走进130班教室的这一刻,是每一分每一秒。

  有些文学天赋的玻璃开始写诗,比朦胧诗人写得还要朦胧。他写了厚厚的一大本,当然,日记中也全是一个人的名字了,那个名字,叫做梅松。

  这一切让他做得有些伤心、委屈、兴奋和喜悦,百般滋味缠绕心头,他终于知道,恋爱原来是这种滋味的,欲说还休,拿得起放不下啊。

  在离高考还有三个月的时候,梅松病倒了。玻璃发现梅松没来上学,他买了十几个橘子和一把香蕉来到了梅松的门口。梅松那时跟着姨妈住,玻璃的心跳很快,他结结巴巴地说,梅松,我是代表班里同学来看你的。

  梅松吃吃地笑着,摆着衣角,然后说,谢谢。

  那是她第一次单独与他说话,虽然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谢谢,可玻璃觉得温暖无比。

  他是一路跑着跳着回到学校的。他决定,把那本诗集送给梅松,那句谢谢让他鼓足了勇气,他想,既然是写给她的,就给她吧。

  

  一………………

  

  诗集却成了一个事件。

  梅松把它们其中的一些诗撕下来,然后贴在了班里的学习园地上,玻璃一进门,看到学习园地围着一帮人,他走过去,脑袋轰地就大了!

  很明显,好些诗再朦胧也是能让人懂得其中意味的,其中一个人说,真的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玻璃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的脸羞成一块红布,他看着不动声色的梅松,觉得自己是一只可怜的猴子,被人耍了,然后又向看的人收钱。

  好在三个月时间很短,高考结束之后,梅松回了上海,而玻璃意料之中落选。

  如果不是诗集事件,玻璃很有可能就和父亲去跑运输了,那时父亲给他联系了一条内蒙古的线,拉些煤回来,足可以糊口。但他执意要复习,所有人都认为他再读没有任何意义,可是他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从父亲那里争取到八百块钱复读费,玻璃立志要考到上海去。

  一年之后,他以不可思议的成绩考入上海复旦,到上海的第一天,他跑到外滩,在心里嚷着,上海,我来了,梅松,你等着我,我一定做给你看,我不信,你会永远嘲笑我。

  四年之后,他毕业留到上海一个外资公司,人踏实又肯干,两年之后就做到了主管。然后,他遇到了现在的女友王七,王七的长相很有点类似梅松,也是大卷发,但这一次,是王七主动出击的。

  因为他是主管,而王七刚刚来。他毕业于名校,一身名牌的黑色西服,加上优雅的举止,上海女孩子王七说,玻璃,你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玻璃笑了笑,没有回应这一句话。不变的还是他的心,他与生俱来的不是贵族气质,而是一个农民玻璃,他家三代都是农民。

  可因为王七对他的好,他只能笑笑,然后开始自己的恋爱,虽然是第一次恋爱,但好像是第好多次一样,因为,他第一次心跳,确实太久远了。

  

  二………………

  

  遇到梅松实在是偶然。

  他已是人力资源部经理,去招聘市场时,他看到了一个人。

  应该是她,只能是她!依然地妖娆,依然地魅力十足,长安的心咚咚地跳着,没有想到,事隔多年,他依然不能自已。

  梅松也看到了他,几乎是兴奋地跑过来,啊,老同学,真是他乡遇故知啊。接着,她看到了他戴着的牌子,也听到了旁边的人喊他李经理。

  她兴奋着,却叫不出他的名字,是的,这样一个平常的男生,她怎么会记得住?可是,她是聪明的,看到牌子上的“玻璃”,她记得了,这个给她写过情诗的男孩儿是叫玻璃的。

  玻璃。她几乎有些亲热地叫着他,原来你也在上海啊。

  这句“原来你也在上海”让玻璃的鼻子一酸,为了上海,为了她,他曾怎样隐忍酸疼过啊。

  是啊,他说,原来我也在上海。

  那我请客,为你接风,我们也应该叙叙旧了。

  那些旧,真的是旧啊。玻璃想,旧里,有他的相思,有他的痛,一切与梅松有关吗?那都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光阴里,全是破碎的光影,他被嘲笑,被人认为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如果没有这一幕,他现在应该是个跑长途运输的司机,娶妻生子了。或者已经变老变黑,过着凡俗的日子,他应该感谢她的。

  晚上,他们去淮海路上一个老酒吧,玻璃熟练地点着各种酒水和小吃,服务生与他打着招呼,梅松才知道,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腼腆羞涩的乡下男孩儿了,他已经融为上海夜色中一分子,甚至,比她还要熟练。

  而她并不如意,没有考上大学,上了技校,没有好的工作,谈了三三两两的恋爱。

  而她已经不再年轻了,二十六岁,已经初见了衰败的端倪。从看到长安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和他,前缘未了。这是她的机缘啊。她去巴黎春天,买了三千多的裙子。为了这次见面,她非常下本,玻璃是一条曾经上钩的大鱼。她放他走了,如今,她后悔了,她要他重新游回她的身边。

  虽然,这听起来是她的一厢情愿。

  

  三………………

  

  玻璃看到梅松飘进来的刹那是有些恍惚的。

  她依然是美丽的,那样地妖娆而婀娜。他的心,依旧如十年前一样狂跳不已。

  梅松轻轻笑着,喝着一杯又一杯芝华士,老同学,我们应该不醉不归的。

  他也喝着,听着酒吧歌手唱着一些老歌,很老的歌了,齐豫的《橄榄树》,那年的联欢会上,梅松唱过的。

  你记得吗?我唱过的。梅松抬起头,很天真的样子,他知道她是装的天真,是的,她二十六岁,怎么可能还有那样单纯的心呢。不,不记得了。玻璃说,他奇异于自己的镇定,他怎么会不记得?

  我病了,你给我送的橘子和香蕉,其实,是你一个人送的对不对?她还逼问着他,对不对?

  玻璃点着头,忽然觉得心口隐隐地疼,这疼,是从十年前就开始了的。

  我……我其实那时很傻,真的……其实,其实我……梅松有点支吾地说,其实我……很欣赏那些诗的,很喜欢……你的!

  玻璃再也听不下去,他忽然笑了,这个女人是多么现实又多么可爱,如果她什么也不说,或者只是说曾经的同学叙叙旧,那么这个夜晚还是可爱的,但现在,一切显得多么滑稽。

  他打了个响指,服务生过来,他说,买单。

  他回过头说,梅松,我还有个应酬,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联系好吗?

  他撒谎了,因为再呆下去,他怕残存的那点美好都没有了,而梅松还没有完,她还没有达到自己的半个目的,她追出来,那么,那么我在你们公司求个职如何?我打字很快的。行,他说,我会尽力。

        此时,玻璃的心更疼,一切物是人非。他以为自己会快意,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疼,无边无际地疼着。开车路过外滩时,他想起刚来那天,曾经说,上海我来了。

  如今他想,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