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荡红尘-此刻零度

生活可以五颜六色,但绝对不能乱七八糟!

 
 
 

日志

 
 

暗恋  

2011-07-19 18:08:38|  分类: 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是不断启程的过程,走完这一程,会有新的下一程,每一程,都会遇到新的人、新的事,有新的快乐和悲伤。

暗恋 - 东方逸尘 - ☆坚守承诺☆

 

暗恋很伤人

麦菁最后一次见到田江,是五年前。

那是大三寒假,她在一家精品店排队等结账,无聊地四处张望,目光扫过玻璃门那一刻,她的心狂跳起来。目光所及之处,是那张刻在她脑海深处的脸。那天,田江只是恰巧从那家店门前经过,无意识地往里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注意到那扇玻璃门后站着一个他的高中同学,一个暗恋他许久的女生。

田江的身影就要从眼前消失,麦菁没有多想,一下子冲到门口,老板娘大叫起来:“你还没结账呢!”

麦菁完全不理会老板娘的叫声,她站在店门口的大街上,定定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越走越远,天地都安静,她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她一直懊恼那天没有好好打扮一番,随便乱绑的马尾,肥硕的羽绒服,还有脚上那双丑丑的靴子,让她根本就没勇气叫一声“田江”。

回过神的麦菁连连道歉,忙排队付款,她站在排队买单的队伍里,但眼前一个劲地重播着田江扭头、向前、离开的画面,仿佛慢镜头一般,最后定格在他远去的背影上。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想起那个画面,麦菁就觉得心都要碎了。暗恋,实在是一件很伤人的事。

离他近一点

高中时,麦菁坐在田江的后排,一抬头就能看见他的背影。她自己也说不清从何时起开始喜欢他,为什么喜欢他。长得帅?成绩好?运动阳光?不知道。也许是这一切。

夏天时,田江喜欢穿蓝衬衫,最普通的颜色和款式,却能让他穿得非同一般的好看。麦菁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在他身上。但18岁时的麦菁一点都不漂亮,胖胖的,还有一脸青春痘,成绩也平平。有时田江开玩笑叫她胖妞,她表面装作不在意,其实心里难过得要死,但她一点都不恨他。她从没想过表白,只要能每天见到田江,她就心满意足了。

高考结束填报志愿那天,麦菁来回思量着该报哪个学校,一抬头却看见已经交了志愿表的田江正和班主任聊得起劲,她忽然意识到以后再不能每天见到这个人了。田江报的那个学校,以她的分数,无论如何也考不上。这样一想,顿时绝望得要命。

麦菁交志愿表时,班主任有些意外,迟疑了一下说:“以你的分数,还是报个本省的大学比较保险吧。”

麦菁低头不语,咬着嘴唇固执地不肯改志愿,她报了个跟田江同城的外省大学,她只是想离他近一点。

在心里跟他说话

那一年,麦菁毫无悬念地落榜了,于是选择复读。

少了田江的校园空旷得要命,每次经过球场麦菁都不敢抬头,她再也不能在那里捕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怕一抬头就伤心。

那一年她写过很多信,每封都很厚,没称呼也没署名,装在空白的信封里。但毫无疑问,如果一定要在信封上写名字的话,都应该是田江。

其实她知道田江大学的地址,甚至他宿舍的电话号码,但她从来不敢主动联系他。只有一次,她决心要寄一封信给他,但在要投进邮筒那一刻她又失了勇气。她把那封信拿回来,收在一个铁盒子里,而在此之前,她给关系尚可的男生女生每人都寄了一封信,装作跟老同学叙旧的样子,但铺垫做了很多,还是没能寄出最想寄的那一封。

19岁生日那天,麦菁沿着学校前面那条街一直走,那时街上还有很多电话亭,每经过一个电话亭她就把卡插进去,拨下田江宿舍的电话号码,但手指总是停在最后一个数字键上再也按不下去。最后一次,她终于按下那个键,那头很快有人接起,问找哪位,是田江的声音,麦菁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得慌乱地挂断。

初夏阳光灿烂,她慢慢蹲下去,无声地流下泪来。也就是从那时起,麦菁学会了默默地在心里跟田江说话。

更盛大的腐败

麦菁复读一年,还是上了本省的一所大学。她在心里对田江说,对不起,我没考上你所在城市的大学。

经历过两次高考的麦菁变得很瘦,青春痘消失,人也漂亮多了,开始有男生约她,但她一点都不喜欢他们。听说田江已经有了女朋友,她想,那一定是个漂亮的女孩。

麦菁再也没有胖过,每年过生日,她都会拍几张照片挂到QQ空间里,很多老同学都留言说她越来越瘦,也更漂亮了,但她从没发现田江的脚印和留言,所以总是失望。

一晃到了大三,她依旧无男友,但她开始慢慢调整心态,告诉自己不要再想那个人。半年下来,她觉得自己调整得还不错,难道不是吗?她有他的手机号,却从未发过一个短信给他;她的QQ上有他,但看到他亮着的头像时从未主动搭话;她想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但在那个寒假,在老家小城的那家精品店前再次看到他时,她知道自己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一切都是自欺欺人。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埋藏太久的暗恋一旦重见天日,多半不是见光死,就是在心里变成一场更盛大的腐败。

你是我的初恋

25岁之后,麦菁开始相亲。

她的运气还不错,某次竟遇到一个看得顺眼的男人。名叫姜成的男人跟麦菁在同一座城市奋斗,也跟她一样是回家过年被家人逼着来相亲的。但看到麦菁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亮起来。

他们一起吃·了饭,还去游乐园逛了一圈,分手时交换了手机号码。

姜成很快给麦菁打电话约第二顿饭。过完年,他们是一起离开小城的。

就这样开始交往了,他们相处得还不错。有时麦菁忍不住想探听姜成的过去,她问姜成:“你以前交过女朋友吗?”

姜成摇头,麦菁不信,27岁的男人怎可能没谈过恋爱!

姜成说:“大学时班上女生太少,上班后公司里也大多是男的,工作又忙,去哪里找女朋友?”

“那你有喜欢过谁吗?”麦菁不依不饶。

姜成想了想说:“有,一个高中女同学。”

“那你怎么不追人家?”

姜成忽然笑起来,“原本还有点想法,但大二的寒假参加同学会,发现那女生竟然暴肥,丑得变了样,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想起过她。”

人生豁然开朗

“麦菁你呢,你的初恋是我吗?”姜成也这样问麦菁。

麦菁说是,但颇有点心虚,在内心里,她一直认定田江才是她的初恋,况且田江也没有变丑,偶尔她还是会想起他,他的QQ头像亮起来时,她还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很多次她问自己,这一生的爱情就只能这样了吗?也许是的,她在心里叹息。

27岁生日,她在心里默默地对田江说,姜成向我求婚了,也许我真的要嫁人了。

她特意去拍了一组照片,然后把照片放到QQ空间里,老同学们纷纷大赞她现在太漂亮了。众多足迹中,麦菁终于发现了田江的。他也留言夸她变漂亮了,麦菁把那条留言反复看了很多遍,又悲又喜。长久以来,她心里一直住着一个有些自卑的18岁女孩,如今,她终于等到了她最渴望的那一声肯定,她的心里充满遗憾又满是憧憬。她甚至想,如果她当年也这么漂亮,人生和爱情会不会有所不同?

田江在麦菁QQ上的留言多起来,不久后他们甚至开始互发短信,麦菁也是由此知道了田江将要结婚的消息。得到这个消息的那个下午,麦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把这些年来写给田江那些没有寄出的信全部翻出来读了一遍,那些温润娟秀的字体间流淌着一颗充满甜蜜和酸涩的少女心。她曾经把这颗心捧在手心里,想献却一直不敢献出去,现在,她想是时候把它放回自己的胸腔了.

麦菁找来打火机,将所有信点着,看着它们一点点变成灰烬,被阳台上的风一吹,就散落在了风里。

她带着姜成一起参加了田江的婚礼。新娘是田江的青梅竹马,不是很漂亮,根本不及麦菁,但看得出来他们很相爱。麦菁看着他们交换戒指,看着他们在台上拥吻,看着他们向宾客一一敬酒,看着新娘不胜酒力依偎在田江身边……她看着他们之间的一切,忽然觉得人生豁然开朗。还是那个假设,如果她当年也这么漂亮,人生和爱情会不会有所不同?但这样的假设在此时此刻显得毫无意义。何必计较那么多呢,毕竟那个男孩曾让自己那么快乐过,哪怕这快乐隐忍而又悲凉,但他让她的青春变得丰盈了。人生是不断启程的过程,走完这一程,会有新的下一程,每一程,都会遇到新的人、新的事,有新的快乐和悲伤。

宴席散尽,宾客离场,麦菁握紧了姜成的手。

来源:《女报·时尚》 作者:琉璃凝华


本篇文章来源于 乐读网:www.ledu365.com 原文链接:http://www.ledu365.com/a/qinggan/12935_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