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荡红尘-此刻零度

生活可以五颜六色,但绝对不能乱七八糟!

 
 
 

日志

 
 

【引用】我曾站在离你最近的天涯【转载】  

2011-08-13 09:25:27|  分类: 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她叫他“猪妖姐姐”

    叶细细承认,她是比较坏的,所以才会叫明业猪妖姐姐。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叶细细,谁叫他在游戏里取名“桃花町妖姐”。

每次这样叫他,他就会说,小妹妹,好歹你一身装备都是我给的,你就不能对我感恩戴德?

我曾站在离你最近的天涯【转载】 - 落雨无声 - 落雨无声

 

然后她就嘿嘿笑着不说话,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后头跑。

他在游戏里叱咤风云,就好比黑社会老大,当然叶细细可不是什么压寨夫人,充其量是个比较有地位的跟班儿而已。

她也问过他为什么不找个人“结婚”,他只回答说太无聊。但她却喜欢游戏里结婚时穿的漂亮婚纱,于是某天她干脆地提议:“不如咱俩结婚吧。”

当时他正跟一群怪奋战,一个分心就被怪围在中间群殴,挂了。他躺在地上期期艾艾地说:“你看吧,你这话果然是会要人命的。你就让我多活两天吧,小妹妹,我可不想被我女朋友打死。”

她也是在那时才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

从开始玩游戏到现在,认识明业虽然已经快四个月了,但她不是那种沉迷游戏的人,只是在周末的时候才会休闲一下,所以说她跟明业也算不上有多熟络。

下线,关机。

细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脑海里却反复出现“明业”两个字。

广东,河源。

他和她的距离几乎跨过了整个中国的纵线,为什么会遇到呢?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她不知道他的样子,也没听过他的声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有女朋友,心里就觉得疙疙瘩瘩的,好像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后来,他叫她“猫妖妹妹”

细细的头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明业说你把它换了吧,我每次看见它都觉得很有杀气。于是细细就换成了一只瞪着大眼睛的、可怜兮兮的小猫。后来,他就叫她猫妖妹妹。

其实在换头像的时候她也问过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他却反问她,你问这个干嘛?

细细的第一反应就是“为了让你喜欢我啊”,这句话突然从心里蹦出来,连自己也吓了一跳。她没有说出口,只是说随便问问。

“文静一点儿的吧。”这是他的回答。文静,果然是一个跟她南辕北辙的词。

当她问他这话的时候,他已和女友分手。叶细细没再追问,因为得知他们一拍两散的消息,她真的很窃喜。她知道这样不好,但一个17岁的女孩子,不懂也不想掩饰那种心情。

可明业一点儿失恋的样子都没有,这一点叶细细很失望。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男主失恋之后喝得酩酊大醉又或是一直颓废,这时女主才能出场或安慰或陪伴男主,安慰来安慰去,就成男女朋友了。

但是就算他真的喝得酩酊大醉,她也不会知道吧。而且就算知道了,她也不能跨越千山万水的距离,去陪在他身边。

她第一次那么渴望,自己能长出一双翅膀来。

 

他比游戏重要

寒假的时候,叶细细已是那个服务器数一数二的大祭司,却还是喜欢每天跟在明业身后。很多人都不解,连明业也不理解:你都满级了,装备也全了,还老跟在我身后干什么?

她的官方回答是“苦日子过惯了”,其实她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她喜欢跟在他身边。如果可以,她愿意永远跟在他身边,做一个可以偷懒可以任性有人保护的小祭祀。

这是她心里的一个小秘密。每天入睡前,她都会把今天和他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仔仔细细地回想一遍,大到抢了几个Boss,小到捡了几个蓝,她都如数家珍,像个幸福的小乞丐。

但幸福的前奏却引来了一个噩耗,她每天挂在游戏里,父母看在眼里,觉得高考在即,不能让她再这样沉迷下去。最后的谈判结果是,父母答应让叶细细玩过这个寒假,寒假之后就断网。

她也很想辩解说,游戏对她不重要,但是她知道,如果她说游戏世界里的那个人对她才重要,那么她立刻就会被断网。

“早恋”本来就是中学生父母的眼中钉,“网恋”更是肉中刺,如果是早恋加网恋的话,叶细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一定会“死无全尸”。

但这根本就不能算是早恋或是网恋啊,最多不过是暗恋、单恋而已。细细忽然觉得有点儿泄气,她喜欢他,他也会喜欢她吗?

 

你会伤得比较重

他对断网这件事的评语却是:“小妹妹,那你就好好读书吧。”

“那你不会合不得我吗?”话一出口,细细就后悔了,这句话说得太直白了,于是又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的意思是……我好歹也当你的跟班当了这么久了,你说是吧?”

他却不以为意:“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细细就怔住了,原来她的离开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痛痒。

细细站在高高的山峦上,脚下却是一片无尽的漆黑,她忽然想知道,如果自己跳下去会不会摔死。然后就真的那么做了,她看见明业也跟着一起跳了下来。只是细细摔死了,明业却没有死。

她躺在地上,依旧不甘心:“为什么?我们明明是从同一个高度跳下来的。”

“因为我血比你厚,防御比你高。”明业站在细细的“尸体”旁边,有点无奈,“所以说,我们其实并没有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一起跳下来,你会伤得比较重。懂吗?”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细细才明白了明业当年话里的含义,所以对于那个她喜欢着的男孩子,她也一直心存感激。他毕竟还是为她着想的。

 

我会记得你

“我能给你打个电话吗?”寒假的最后一天,细细嗫嚅着问明业,却没想到他很干脆地答应了。

不敢用家里的座机,她穿上羽绒服到外面去打IC卡电话,拿起听筒的那一刻,细细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如小鹿乱撞的心跳。

颤抖着去拨他给的手机号码,那边立刻就传来了他的声音,是略带广东腔的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喂,细细?”

她却无措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话来。直到那边又传来他的询问,她才尴尬地说了一句:“嗯,我是细细。”

“我知道。”

“那你……”她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即使游戏里再熟悉,但也只是在虚拟的世界里。现在他的声音真真切切地透过电话线传来,这种感觉和键盘打字是不一样的。

但细细终于还是问出了那句话,那句藏在她心里很久的话:“你会记得我吗?”会记得我吗?那个像小尾巴一样跟在你身后,站在冰天雪地里打电话给你的北国女孩。

然后她听见他说,会。

那个“会”字,就像是世界上最美的字眼,温暖了她的整个冬天。当细细回到学校,每天埋首在题海里,在白炽灯下做着一张又一张的试卷时,只要想到,他会记得她,心里的力量就饱满得仿佛要溢出来。

细细高考的成绩很不错,顺利地考进了理想中的那所大学,只是那所大学还是在北方。

时光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走过,她也从那只张牙舞爪的小猫成长为一个恬淡文静的少女。只是她还会偶尔想起明业,想起那年冰天雪地里的电话。

我曾站在离你最近的天涯

大四的一个假期里,细细终于从北方这座小城踏上了开往广东的火车,一寸一寸向他靠近。

当她站在河源那号称亚洲第一高的喷泉下面,拿起手机拨打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的时候,心里原本是不抱希望的,然而那边却真的传来了他的声音。

任他在那边不断问着“哪位”、“你找谁”之类的话,她只是对着听筒不停地说:“喂?喂,你有听到我讲话吗?喂?我这里信号不好……”

直到他终于不胜其烦地挂了电话,她的眼泪才掉了下来。

其实并不是想要见他,也不想要再和他说些什么。她只是想看看他生活的地方,想再听听他的声音,仅此而已。

那晚星光静好,她微笑着坐在广场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那时还以为,纷乱人世间,除他之外,都是背景。现在看来,不过是年少时的一厢情愿而已。

像现在这样就足够了,她的生命里从此再无他,只是她会记得他,会把那个在严寒冬日让她觉得温暖的男孩子一直一直藏在心底的一个小小角落。

张小娴说:遗憾,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你还有可以让你遗憾的事情。因为那是一场很甜很甜的梦。所以,她总觉得,她喜欢上他,已是上帝恩赐的礼物,她没能和他在一起,真的没关系。

即使咫尺天涯,至少,她曾站在这里,在这离他最近的天涯。


本篇文章来源于 乐读网 原文链接: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