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荡红尘-此刻零度

生活可以五颜六色,但绝对不能乱七八糟!

 
 
 

日志

 
 

原来,曾有过这样的美丽  

2013-03-05 15:3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个爱情贫乏的年代,我曾爱过两个男生,如果说那算爱情的话。

一个是我初中的班长,是我同桌,学习好,帅气,笑起来,牙很白,很璀璨,极具吸引力。我有时想他妈妈是个聋哑人,他何以这样帅气聪明呢?为了表示仰慕,我把哥哥本子上的诗抄给他:山上青松山下花,花笑青松不如她,有朝一日寒霜降,只见青松不见花。还有一首是“宁做山上松,不做向边柳”。心里有点疑惑,什么是“向边柳”呢?但是不管,知道大意就行了。后来才知,我哥的字潦草,我把“河边柳”,误抄成了“向边柳”。这样好的励志诗,我只是送给一个人的,是我的同桌。励志一词是我现在知道的。

原来,曾有过这样的美丽 - 浪荡红尘 - 红尘客栈-浪荡红尘

 

 

我曾送给他小刀、本子等,他送给我一本新华字典。在物质同样贫乏的年代,这样的礼物也算是贵重的了,是一片慧心。可是后来,我的字典连同我收藏的名着被我妈送给了邻人的孩子。我真想去要回字典。我妈不解地说,你都毕业了,怎么还要字典?怎么还要书?我没有说,那本字典对我的重要性,是我朦朦胧胧的初恋的见证。我终是没去要。

尽管我们从没说过喜欢彼此的话,但还是遭到大我4岁的文娱委员的攻击。那时孩子多,年龄参差不齐,大的小的,姊妹读同一个班的等等。她年龄大,想些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她用粉笔在墙上、上学路上写下我和班长是双职工,说我们有关系。双职工是指同桌是班长,我是副班长兼学习委员。关系一词在当时是很不正常的,其实我们连手指都没有碰过。为这事我很苦恼,压力极大,一个初中生,真不知如何应付这样的事。流言也传到了我妈耳朵里,她很为我操心。后来想,那个女同学或许是嫉妒心作祟吧。她父亲去世早,上学晚,学习不好,估计心里有问题。结果是我和同桌连简单的话也不敢说了。

后来,我去一中读书,和同桌分开了。再见他竟是在我们单位的大门口,卖油条,他那样灿烂地笑着,硬是要送我一包油条,我稍微推辞,便不安地接过了,心里说不出是温暖还是疼痛的感觉。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公交车上,我一上车,就看到了他,他笑了。那一刻,我心里莫名地突突地跳着,觉得他就是自己的亲人。但是两次见到,除了礼貌性地打招呼,几乎很少说话,没有问他是如何过的,他还好吗?我曾用114查过他家的号码,但是犹豫着没有拨号。多年以后,打过去时,被告知是空号。他到哪里去了,不得而知。后听人说,他去了某一个大城市了。但是他在我心里竟还是少年的摸样,纯纯的,是我们的班长。

另一个是高中同学,喜欢穿海魂衫,那时流行海魂衫。坐在我后面,偶尔和我要小说看,爱给他就给他,不爱给他,就不给了。那个年代,没有爱情、暧昧一说。他也是帅气的,我想我喜欢帅气的男生。

那时公共汽车很少,坐车不方便,周末放学,我们总是骑车回家,他家比我家近10里地。读高中的多少个日子,他总是伴我走那寂寞的长长的回家的路,远远地,他在前边,我在后边。每每他走得远一些时,他就站在前边,微笑地看着我,等着我。快要赶上时,他又开始走。路边的石竹花、蓝色的喇叭花开得如火如荼,我们很少说话,我们心无尘埃。

记得有个假期,我去姨家玩,邻人捎信给我,说有个男同学来我家找我,长得很好看的,穿海魂衫。我知道是他,但那个时候,我无动于衷,就没想到返回家。等天黑我回家时,他已经走了,我竟没什么惋惜的。过了几天,他又来了。那时没有电话,所以他出现时,给了我惊喜的感觉。我才知道,我可能是喜欢他的。一次,放学回家,途径他村子时,他先把东西送回家,要我等着他送我。但是我们走岔路了,我走到离家5里地时,遇见了从我家返回来的他,他去了我家,发现我没到家,又赶了回来。我能想象得出他的疑惑、焦急,因为我也如他一样,不知他是在我前头,还是在我后面,不知要往前赶,还是要停下来,等着他。我常常想,怎么会有岔路呢?那一刻,我莫名地在心里埋怨他,有想流泪的感觉,无论如何也不让他送我了。

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去了两个城市读书。

总也忘不了在外地求学的某个星期天,当我和同学百无聊赖地逛了一天街,就在我返回校园时,就在我刚要踏进校门口时,我的心跳骤然加快,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全世界都停止了呼吸,因为那一刻,暮色苍茫中,我看到在另一个城市读书的他,正静静地站在夕阳下,微笑地看着我走近,风吹动了他的衣襟、发梢。这熟悉的情节曾无数次地出现在我脑海里。读高中时,上学或者放学路上,他就是这个样子,站在前边,微笑地看着我。当这画面再一次地重现时,我真的不知这是现实还是在梦中。直到他说:我在你宿舍等你一天了,我们放假了。我竟然怔怔的说不出话,直到他说:天黑了,我要走了。我才机械地说了一句:回去坐会儿吧。他说不了,很晚了,我去亲戚家。我心里说再等一会吧。或者,明天走。可我却什么也没说。我的女同学说,天黑了,你早点走吧。后来,女同学说不该说让他走了,看他不想走的样子。就这样,他匆匆地来,匆匆地去,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影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一任冬日的风叹息着从我身边滑过。那一刻,我泪湿眼眶。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要逛一天街呢,为什么不说留下来,明天一起回家呢?当多少年又多少年过去的今天,当我再想起这个情节时,我还是忍不住眼湿。

然而遗憾在延续着,第二天,当在车站工作的亲戚提前送我到车上坐着时,我在鱼贯而入的乘客中看到了我的同学,他竟然也是乘这次车,他上来时说了一句话:为什么没有替我占座呀?是的,为什么呢,我至今都没有搞清楚,只知道后悔到现在还肆虐着我。他被拥挤着的人群塞到后车尾了,站立着。当半途终于有一个座位时,他请求和我身边的人换一下座位,那个人没有答应,我听见巨大的失望罩住了我整个身心。一路上我都端坐着,没有转头和他说话。因为隔着许多人,我们不知如何说话,和说什么好。

我在半路执意要下车,他说一起坐车先去他家,他再送我回家,我没有答应。我绝望地看着客车远去,带走我的希望和期待。只记得那天的雪很大,遍地皆白,是我生命里最大的一场雪了。我站在茫茫雪野里,听任泪水沾湿胸怀。

为什么要逛一天街呢?为什么没有挽留他呢?为什么没有替他占座位呢?为什么不跟他去他家呢?其实我是想的。

原来,曾有过这样的美丽 - 浪荡红尘 - 红尘客栈-浪荡红尘

 

人生多缘,只看你是否能够把握。你道有缘,何以有这许多的错过?你道无缘,又何以有这许多的记忆?人生自古多遗憾,纵是伤心也枉然。或许你还希冀多少年后再相遇,但是怕一切都不可能是原来的样貌了。

佛说人与人的相遇或者分开都是前世注定的。有名人说,有些人,有些事,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信服。

如今我早已成家,有一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着的老公,我平淡地幸福地生活着。

也许正是错过,才成就了这样的美好。但无论如何,那段青葱的少年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回忆,温暖着我庸常的岁月。

感谢,在我最纯粹的时候遇见你。虽然留下了许多的遗憾和惆怅,但即使是遗憾和惆怅也化作了美丽的记忆,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无法割舍。那些纯粹的时光,想想都心疼。或许某一天,我们在某个城市的某个转角遇见了,我相信会一眼认出你,微笑着说还记得从前吗,我们纯白的寂寞的中学时光?你笑了,点点头,一如从前那样的阳光、帅气。于是和青春有关的那些美好岁月呼啸而至,那些尘封的过往还是那样美艳、新鲜,我们还是当年的懵懂的纯纯的少年。

却原来,那些让人心动的刹那经年不散,真实地存在着。

我微笑着想:原来,曾有过这样的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